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我的隨心札記

*大部份人都會覺得自己在一段感情中是付出較多的一方, 亦是受傷較多的那一個, 但事實上是誰負誰較多, 誰欠誰較多, 就像如人飲水, 冷暖自知。在現今的自由社會中, 絶大多數人都能享有自由戀愛的權利。 你有權選擇愛誰, 別人亦有同樣的選擇權, 就如同自由市場, 你情我願, 沒有誰是給誰迫的。埋怨別人總是較容易的, 自怨自艾亦較能逃避去面對殘酷的現實生活; 當個受害者是周遭朋友們發揮愛心的最佳時刻, 當個弱者更能募捐得社會上大部份人士的同情心, 但事實上每個成年人都應為自己的行為負責。所以, 若你發覺愛走不下去, 卻仍不肯改變現狀, 是你沒有勇氣去承認自己以前的選擇是錯誤, 現在更沒胆量去作出改變, 承擔後果(包括孤單, 落寞, 新人不如舊人……), 何嘗不是咎由自取。倒不如換個角度去想, 當初付出真愛時, 就不要計較有何回報, 否則只是用愛作為交換的條件。

能去愛別人是一種力量, 能去接受別人的愛是一種福氣。

所以你應該知道, 我是用我的真心去愛過你, right? (GRIN)

其實生命中發生的任何事, 不管是好事壞事, 都不重要, 最重要的是事情發生後, 你的看法, 想法以及做法。Don’t your agree?

 ~ APRIL動心之言 2008

最好的關係永遠是遠距離的,但那種關係沒有生命。要有美滿的親子/親密關係,需有很高的修為,有時高得不可攀。這是人生的挑戰、磨練,也是兩難。
周六就是婦女節。上周五報紙的兩個標題〈「肥姐」長眠加拿大〉〈單親媽媽升近倍〉,仿佛互相呼應。一個愛女如命的單親媽媽離去了,但千千萬萬個母親為了子女,繼續面對人生。最近聽到一個故事,沒有媒體追求的震撼,卻是最真實的感覺。以下節錄來郵者的原文。

是一個女兒的「懺悔」:過年後不久,家母就辭世了。她在過年前變回了BB,神志不清。我成了她的母親,朝夕看顧。看著她一天一天走下坡,內心黯然。尤其是那幾個星期嚴寒,夜裡聽見她的聲音,立即起來照料,就像我在襁褓時,母親照顧我。這才領略到做母親的苦楚,才開始明白母親的期望,才知道過去許多時候,我都未能體諒家母的心情。在家母中國式家長、一言堂、大石壓死蟹、凡事有絕對真理的思維下,我曾羡慕自小喪母的朋友,或是自小被父母拋棄的小孩。我過去以為,自己非常期待家母離去這一天,因為終於可以得到絕對的自由。但真正嘗到這種自由時,內心只有哀傷和懊悔。這幾天才深刻感受到,應當趁父母還在時,盡己所能讓他們快樂。彼此不咬弦時,也盡己所能與他們溝通。他們那一代經歷苦難,教育不多。我們在教育上所得到的,應耐心地與他們分享,拉近彼此的距離。

有人說,與親人的關係最複雜吊詭。我深感共鳴。最愛和最恨的都是親人;造就你的是他們,傷害你的也是他們。但過程中似乎沒有誰是誰非,而只是各有立場。畢竟未必有人立心做壞事,而自私自利或自衛反應亦人之常情。最好的關係永遠是遠距離的,但那種關係沒有生命。要有美滿的親子/親密關係,需有很高的修為,有時高得不可攀。這是人生的挑戰、磨練,也是兩難。

珍惜眼前事、眼前人。願這世界更美好、家庭更和諧。By Metro News (HK) March 5, 2008

*算命師說我的命格是自由自在, 且是別人的心靈導師, 果真沒說錯。在人生中, 最重要不外乎是生老病死。生, 你沒法選擇, 最多是希望今生多做點好事, 積多些陰德, 下世投胎到好人家的家庭 ;, 你頂多學那些明星們多花點錢, 拉皮打針日日燕窩補身, 早晚面膜不離身, 最多外表年輕20, 但體內器官又不會回春, 作用真的不大, 現代美容醫術是延緩, 沒法逆轉老化及返老還童 ; , 真是輪不到你控制的。鄧小平先生抽了一軰子的煙, 最後也不是死於肝癌肺癌; 但有些人, 一生煙酒不沾, 廚房亦不進去, 還不是因鼻咽癌早早返老家 ; , 就更不用說了。

我的一生最終願望, 就是要死得好 。這是多麼困難達成的事, 跟摘星一樣難 (現在要登天上月球反而較易, 有錢便行)。我覺得坐飛機遇空難死最好, 坐到華航的就再好不過。你以為國際慣例, 空難一條命賠多少?十多萬美元而矣。台灣人硬是有本事, 說是要精神賠償, 又說是要懲罰華航等理由, 可以叫價到1千多萬台幣, (值五十多萬美元, 真不錯~) 叫我去哪裡找到這麼平宜的保單? ;) 況且人生在世, 不過是找個人陪你走人生路, 很多人相愛相守一輩子, 死時還不是要一個人孤單地躺在病榻上; 但在空難時, 你絶對不會是一個人孤獨地死去(就算沒乘客, 都總有空中服務人員陪伴, 有帥哥美女陪你去死, 應該是笑著嘴巴走的吧 ;-), 所以有何死法比得上空難死得更好??   ~ APRIL肺腑之言 2007

* 算命師說我不用結婚, 真好。 我也覺得結婚為何目的? 她說我就算有自己小孩, 也不會跟我感情有多親密, 真是生小孩來受氣? NO WAY~ 何況我年紀輕輕就已帶過我妹, 侄子IVAN更是我幫他洗第一次澡, 幫他清臍帶, 所以帶小孩我太有心得, 不需要再練習。 那麼, 不想生小孩, 交個男朋友便可以, 何必搞到要結婚, 不合時又要離婚那麼煩? 我所有同輩份的朋友, 10個結婚的有9個都離了婚, 更甚便是單親家庭, 真是何苦呢? 有空陪家人, 無聊找個疼自己的男友(), 喜歡便與自己談得來的朋友們踫面。 有空有閒情去幫朋友帶小朋友, 小朋友更會把你捧成神咁拜: 因你從來不會迫他們寫作業, 又不會唸他們, 他每次見到你, 一定會有好節目: 吃飯逛街玩遊戲, 比聖誕老人更好, 因為你去他們家, 他們父母只記得跟你聊八卦, 沒空罵小朋友, 多快活, right?  ~ APRIL童言童語 2007

* 戀愛, 對於我來說, 永遠比不上朋友重要, 尤其是跟朋友吵完嘴, 我們還是可以談天吃飯; 但跟戀人吵翻了, 連見一面都不行了, 多可惜曾經相知相惜走一段的戀人, 愛情不見了, 連友情都不能保留, 真是最不化算的投資 但是, 因為我要生小孩, 而且我不會自己賺錢養活小孩, 因此我還是要繼續我的人生目標之一: 找個笨得願意跟我結婚生子, 養我一世的漂亮老公(因我不要生個醜小孩, 且我賺的錢是用來自己買花戴的, , )……

*每年的4, 都會發生一些事在我身上: 要不是新的戀情開始了, 要不就是舊的戀情結束了 每段戀情都維持約半年, 這樣也好, 最少每年的一半時間我是專心一致做個稱職的某君的女友, 餘下的半年可以盡情的做回真我 這樣我既可以克盡職守的做好人生的每一個角色, 也可以活得不那麼無聊……(, )

~ APRIL真情留言 2004

她生命堣ㄞ坌し, 就只缺一種相依為命的感覺: 不因經濟不繼, 更非不能打發生活, 渴求與人相依是那麼無聊, 但既生世上, 不能與誰相依又是那麼無奈.
~草雪 <夢留人>

生命中不容錯過的歡喜與憂愁
惱和恨一路追得我們無處可逃, 直到我們上氣不接下氣
才發現除了自己甩不掉的影子
那有什麼大不了的事擺脫不去......
在苦笑和苦笑之間兜了一個大圈子, 我們才終於學會釋然的微笑。
一時的得失, 到頭來還不都是哭笑不得;
坦然接受生活的必然和偶然, 或許才是生命的悠然自得
原來
越懂得捨得就越容易獲得
原來
生活的尺寸就是歡喜與憂愁之間的拿捏與平衡而已
那些甘心付出的真、覆水難收的傷沒什麼好臉紅的
誰不是從歡喜找到自己、經過憂愁發現成熟?
讓我歡喜讓我憂, 生活是一齣值回票值的好戲
有時歡喜有時憂, 生命是一首怎樣唱都不膩的好歌
在歌裡
我們一直在一起
~周華健 <讓我歡喜讓我憂>的文案

看似一場毫髮未損的繢綣,
其實造成耗盡真力的創傷,
誰又看得出那樣的痛?
最淡的字, 說最最濃的情……
最淺的話, 表最真的心。
~伍思凱唱片文案

~ 林燕妮 <紫上行>

沒有讓人或者事令自己思念,
不再有夢想卻間中有狂想,
不介意得到什麼和失去什麼,
也不可能激動或者發怒……
這樣的日子有如一條被洗擦了所有聲音卻不錄上新的聲音的錄音帶,
你習慣性地把錄音機繼續開,
眼看聲帶轉, 可是卻沒有聲音。
這是啞的日子。

也許快樂不能算是人生目標,
說自己只追求快樂的人也許比說自己在飄蕩的人更加沒有依歸。
眼淚只是眼睛被風吹進沙子時才下的,
親熱是明知道自己不會愛那個人的時候才表現的,
動情感的書信是開玩笑的時候才寫的,
努力是為自己其實不在乎的東西而付出的,
對人的好感是一視同仁的,
笑容是大贈送的, 加上免費卻無意的感情的……
這些是心啞的日子。

然而這些是快樂的日子, 出奇地滿足與安寧。
不過, 那是毫無興奮的快樂,
於是我知道快樂原來有不同的幾種:
例如有奔騰的快樂, 也有一種叫啞的快樂。
, 但是回聲在肚子裡轟轟地響,
忘了原來的話語, 卻是感到回聲,
耳內隆隆萬千個低音的銅鐘亂搖,
嘴巴卻傳不出聲音來。
不明白為什麼要思想交流,
只知道突地有了無限的耐性,
聽任何人說任何長度和任何內容的話。
沒有加入發表意見而居然覺得那已經是全面的交談;
說了再見卻把人家當作仍在眼前一般不記不掛,
連夢裡也是一樣, 也許潛意識也啞了。

是啞, 但是不能說不愉快。

* 一個真正的朋友, 並不事事都可以替你解決, 也不是擁有一切問題的答案。 不, 一個真正的朋友, 在沒有答案或解決方去的時候, 也不會捨你而去, 卻緊靠你身旁, 始終對你忠誠。

* 深植在我們內堛澈H念是, 被愛這回事是要賺回來的, 愛不是白白得來的。這樣的結果是一種影響我們生活的心態, 好像我們作為人類的價值, 全憑別人怎樣看我們。 我們讓別人決定我們是誰: 若別人認為我們良善, 我們便想自己是善良的; 若別人覺得我們聰明, 我們便認為自己是聰明的; 若別人認為我們虔誠的, 我們自己也是這樣想。另一方面, 若我們被藐視, 我們立即想我們一定是可鄙的; 若我們被取笑, 我們便立即想自己必定是可笑的; 若我們被忽視, 我們很快便總結出自己是不值得受注意的。 故此我們將我們是誰這個最切身的問題, 也交付給身邊眾說紛紜的意見。如此, 我們實在是把靈魂賣給了世界。 我們在自己家堣]不是主人了, 我們的朋友和敵人決定我們是誰。 我們也成為他們或好或壞的意見的玩物。愛不單成為情感交易, 也變得暴力性。 當孤獨、 自卑感成為人們渴求被愛的主要來源, 這渴求很容易會帶來暴力。然而悲慘的是, 我們人類並不能解除彼此的孤寂和自卑。

* 祂要求我們對愛有「信心」毫無保留地相信你是被愛的, 以致你可放下一切獲取愛的錯誤方法。信靠祂, 我們的仇敵是那些拒絕將愛給我們, 令我們生活困苦的人, 我們自然地會恨他們, 也只愛那些愛我們的人。神沒有這樣分辨人。祂愛所有人, 好與壞的都同樣無條件地愛他們。

* 當我們不再針鋒相對而互相寬恕; 不再互相詛咒面是彼此祝福, 不再加深別人痛楚而是彼此包紮傷口; 不再令對方氣餒而是互相激勵; 不再使人絕望而是彼此帶來希望; 不再彼此煩擾而是互相擁抱; 不再冷漠相對而是互相歡迎; 不再互相批評而是彼此道謝; 不再互相抵毀而是互相稱許。簡言之, 每當我們選擇彼此相愛而不是相爭, 我們便顯出神無條件的愛, 我們便減少暴力, 誕生一個新的群體。

在耶路撒冷朋友家中看到的故事一則:
有一隻鳥, 因為要過冬, 所以應往南飛。但他太懶, 待到天氣已轉冷, 他才開始飛, 結果在半途翅膀便結冰, 不能再飛。當他以為他會死時, 有一隻牛在他身上拉了一坨大便, 結果很臭, 但因為大便的溫暖將他翅膀上的冰溶了。 正當他很高興地啾啾的叫, 有一隻青蛙聽到他的叫聲, 便來黏他的大便, 將他從大便堆中撥開, 結果他便可以離開那坨大便, 但卻被青蛙吃下肚子.

喻意:

1) 不是每一個拉大便在你身上的人便是你的敵人;
2)
不是每一個幫你從大便堆中救出來的人便是你的朋友;
3)
當你在大便堆中很溫暖, 洋洋自喜的時候, 請閉上你的嘴巴。

, 自我 ~ 素黑 (治療師作家)

很多人問我生命的意義在哪。

 

我願意這樣告訴你: 為學習愛。 我們是為學習愛而來的。 不愛的話, 活不過去。 人是有意識的存在, 意識的本身並不是思想和頭腦, 而是一片無私的愛, 沒有國度邊界的大千世界。 愛, 不為甚麼而存在著, 活著卻為了體驗愛。 有人把愛轉化成愛情關係, 可是要了關係但忘了愛情; 有人把愛變成使命或責任, 以犧牲之名為自我委屈套上神聖的光環; 有人視愛為前世注定的緣份, 一句天意弄人把愛的能量緊封在認命的死局裡; 有人覺得全世界欠了自己, 要求太多付出太少, 看不到愛那純粹無條件的光。

 

我們構想中的愛, 慣有一個自己, 一個對象, 演變出千絲萬縷峰迴路轉的感情瓜葛! 在箇中享受、 佔有、質疑、掙扎、 猜忌、憤恨、自虐、 被虐、 計算、 捕獵、 血淋淋的, 呼天搶地。 這就是愛的關係, 卻不是愛。

 

一切問題, 離不開自我。 有位中學生向我埋怨母親沒有問准她便生了她, 令她受苦想過自殺, 可是割手又怕痛, 跳樓又找不到高樓; 另一個男客人說不是他不想長進, 就是沒有人值得他學習, 假如哥哥比他好一點, 假如爸爸比他強一點, 他會尊重他們多一點, 更願意學好有位女客人說受不了丈夫和另一個女人傾電話, 和他攤牌迫他從中選擇一個; 另一個說不明白含辛茹苦為愛人送湯送暖送身體, 最終還是無法得到他全部的愛, 生不如死。

 

問題, 是自我製造出來的。 想學好, 改善自己, 不能等其他人先為自己變好和開路。 哲學家才認真想自殺問題, 因為那是思想遊戲, 真正需要自殺的人不會「想」自殺, 只會「去」自殺。 你認同了想死, 是為承受不起無聊而向頭腦作一個交代。 覺得對方不再愛自己, 是為佔有對方失敗而心酸, 並不是真的愛著他。 再想清楚, 到底困擾在哪裡? 不要被慣性的負面思想打倒! 大部份的情緒困擾都是執迷於大大小小的迷局。 埋怨全世界, 自甘受害(self-victimizing), 釀製緊張關係。執著一個你, 鞏固一個我。

 

我怕自己成為對方的負累; 我怕依賴他, 也怕他依賴我; 我怕他愛上別人不再愛我; 我只想為他做一點事; 我這樣做全都是為了他; 我願意為他好好活; 我希望他永遠記得我; 我無條件為他付出他卻不領情; 我等候他不應該嗎?

 

最後的愛, 是沒有彼此, 沒有分開, 沒有你我的圓融。 怕成為別人的負累, 是很自我的想法; 怕失去對方是怕自己空虛, 也是自我執著; 怕依賴也是自我; 怕失戀也是自我, 還執著彼此, 你我。 自我是最大的執著。

 

我們容易在感情問題上被情緒吞食了, 卻不知已縱容了自我, 想像病態的自己。 啊!自我太厲害了。 當不開心時, 想像有股能量在體內和宇宙通連, 在那裡感到安然, 不要認同負面的感覺, 選擇和內在的安祥在一起, 就是平靜的來源了。 看我們選擇在和平內, 還是在外徘徊。

那天, 我聽到世界上最動人的情話: 我和妳就像兩個水泡一樣, 融入最大的愛的海洋中, 一起消失掉。 那時, 我們將永在, 不再分開, 也不再介意分開了, 自我也不在了, 這就是最大的愛。 到時, 我們再沒有甚麼好害怕的了。

 

最大的愛情, 莫過於此。

 

四月某個晴朗的早晨遇見100%的女孩 ~

四月裡一個晴朗的早晨, 我在原宿的一條巷子裡, 和一位100子的女孩擦肩而過

 

並不是怎麼漂亮的女孩, 也沒穿什麼別緻的衣服, 頭髮後面, 甚至還殘留著睡覺壓扁的痕跡, 年齡很可能已接近三十了可是從五十公尺外, 我已經非常肯定, 她對我來說, 正是100%的女孩從第一眼望見她的影子的瞬間開始, 我的心胸立刻不規則地跳動起來, 嘴巴像沙漠一樣火辣辣地乾渴

 

或許你有你喜歡的女孩類型, 例如你說小腿纖細的女孩子好, 或還是眼睛大一點的女孩子好, 也許非要手指漂亮的女孩才行, 或者不知道為什麼, 老是被吃東西慢吞吞的女孩子所吸引, 就是這種感覺我當然也有這一類的偏好在餐廳一面用餐的時候, 就曾經為鄰座女孩的鼻子輪廓, 看傻眼過可是誰也無法把100%的女孩具體描述出來她的鼻子到底長成什麼樣子? 我是絕對想不起來, 甚至到底有沒有鼻子, 我都搞不清楚現在我能記得的, 頂多只是:她不怎樣漂亮如此而已真是有點不可思議

 

「昨天我在街上遇見一個100%的女孩子」我跟某一個人這樣說

「哦? 他回答說「漂說嗎?

「不, 不算漂亮

「那麼該是你喜歡的類型吧?

「這個我也不記得了眼睛長得什麼模樣, 或者胸部是大是小, 我簡直一點都想不起來喲

「真是奇怪啊

「實在奇怪噢

「那麼…… 」他有點沒趣地問說:「你做了什麼嗎? 開口招呼她, 或者從後面跟蹤她?

「什麼也沒做」我說「只不過擦身而過而已

 

她從東邊往西邊走, 我從西邊往東邊走真是一個非常舒服的四月的早晨

我想, 就算三十分鐘也好, 跟她談談看想問一問她的身世, 也想告訴她我的一些事而且更重要的, 是想解開一九八一年四月裡, 某個晴朗的早晨, 我們在原宿的巷子裡, 擦肩而過為此的類似命運經緯的東西那其中必然充滿了像是和平時代的古老機器似的溫暖的秘密

 

我們談完這些之後, 就到什麼地方去吃午餐, 甚至看一場伍迪艾倫的電影, 再經飯店的酒吧,喝個雞尾酒什麼的, 如果順利的話, 接下來或許會跟她睡一覺

可能性正敲響我的心門

我和她之間的距離, 已經只剩下十五公尺了

接下來, 我到底該怎麼向她開口招呼才好呢?

「你好! 只要三十分鐘就好, 能不能跟我談一談?

好驢! 簡直像在拉保險嘛

「對不起! 這附近有沒有二十四小時營業的洗衣店?

這也驢! 首先我就沒拎一袋要洗的東西呀

或者乾脆單刀直入地坦白說:「妳好! 妳對我來說是100%的女孩喲

她或許不會相這種對白而且就算她相信也好, 很可能她並不想跟我說話對你來說, 雖然我是100%的女孩子, 可是對我來說, 你並不是100%的男孩子啊她或許會這樣說如果事態落入這個地步, 那我一定會變得極端混亂, 我已經三十二了, 年紀大了, 結果就是這麼回事

在花店前面, 我和她擦肩而過一團溫暖而微小的空氣團拂過我的肌膚柏油路面灑了水, 周圍飄溢著玫瑰的芬芳我竟然對她開不了口她穿著白毛衣, 右手拿著一封還沒貼郵票的白色信封她不曉得寫信給誰? 她眼睛看起非常睏的樣子, 或是她花了整個晚上寫完那封信? 而那信封裡面很可能收藏著她一切的秘密吧?

走過幾步再回頭看時, 她的影子已經消失在人群裡了

當然現在, 我非常知道那時候應該怎麼向她開口才好可是不管怎麼說, 總會變成冗長的對白, 所以一定不可能說得很好就像這樣, 我所想到的事情總是不實用

總之那對白從「從前從前」開始, 以「妳不覺得很悲哀嗎? 」結束

從前從前, 有一個地方, 有一位少年和一位少女少年十八歲, 少女十六歲少年並不怎樣英俊, 少女也不怎樣漂亮是任何地方都有的孤獨而平凡的少年和少女不過他們都堅決地相信, 在這世界上的某個地方, 一定有一位100%跟自己相配的少女和少年

有一天, 兩個人在街角偶然遇見了「好奇怪呀! 我一直都在找妳, 也許妳不會相信, 不過妳對我來說, 正是100%的女孩子呢 少年對少女說

少女對少年說:「你對我來說才正是100%的男孩子呢一切一切都跟我想像的一模一樣簡直像在做夢嘛

兩個人在公園的長椅上坐下, 好像有永遠談不完的話, 一直談下去, 兩個人再也不孤獨了追求100%的對象, 100%的對象追求, 是一件多麼美妙的事啊! 可是兩個人心裡, 卻閃現一點點的疑慮, 就那麼一點點 ---- 夢想就這麼簡單地實現, 是不是一件好事呢?                  談話忽然中斷的時候, 少年這麼說道:「讓我們再試一次看看如果我們兩個真的是100%的情侶的話, 將來一定還會在芋個地方再相遇, 而且下次見面的時候, 如果互相還覺得對方是100%的話, 那麼我們馬上就結婚, 妳看怎麼樣? 」「好哇 少女說於是兩個就分手了其實說真的, 實在沒有任何需要考驗的地方: 因為他們是名符其實100%的情侶而且命運的波濤是注定要捉弄有情人的

有一年冬天, 兩個人都得了那年流行的惡性流行感冒, 好幾個星期都一直在生死邊緣掙扎的結果, 往日的記憶已經完全喪失, 當他們醒過來的時候, 他們腦子裡已經像少年時代的D. H. 勞倫斯的錢筒一樣空空如也不過因為兩個人都是聰明而有耐心的少年和少女, 因此努力再努力的結果, 總算又獲得了新的知識的感情並且順利地重回社會他們也能好好地搭地下鐵換車, 也能到郵局去發限時專送而且也經歷了75%的戀愛, 85%的戀愛於是在一個四月的晴朗早晨, 少年為了喝一杯MORNING SERVICE的咖啡, 而在原宿一條巷子裡, 由東向西走去, 兩個人在巷子正中央擦肩而過, 失去的記憶的微弱之光, 瞬間在兩人心中一閃

她對我來說, 正是100%的女孩呀!

他對我而言, 真是100%的男孩啊!

可是他們的記憶之光實在太微弱了, 他們的聲音也不再像十四年前那麼清澈了, 兩個人一語不發地擦肩而過, 就這樣消失到人群裡去了你不覺得佷悲哀嗎?

我真應該這樣向她開口表白的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