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我的隨心札記

她生命堣ㄞ坌し, 就只缺一種相依為命的感覺: 不因經濟不繼, 更非不能打發生活, 渴求與人相依是那麼無聊, 但既生世上, 不能與誰相依又是那麼無奈.
~草雪 <夢留人>

生命中不容錯過的歡喜與憂愁
惱和恨一路追得我們無處可逃, 直到我們上氣不接下氣
才發現除了自己甩不掉的影子
那有什麼大不了的事擺脫不去......
在苦笑和苦笑之間兜了一個大圈子, 我們才終於學會釋然的微笑。
一時的得失, 到頭來還不都是哭笑不得;
坦然接受生活的必然和偶然, 或許才是生命的悠然自得
原來
越懂得捨得就越容易獲得
原來
生活的尺寸就是歡喜與憂愁之間的拿捏與平衡而已
那些甘心付出的真、覆水難收的傷沒什麼好臉紅的
誰不是從歡喜找到自己、經過憂愁發現成熟?
讓我歡喜讓我憂, 生活是一齣值回票值的好戲
有時歡喜有時憂, 生命是一首怎樣唱都不膩的好歌
在歌裡
我們一直在一起
~周華健 <讓我歡喜讓我憂>的文案

看似一場毫髮未損的繢綣,
其實造成耗盡真力的創傷,
誰又看得出那樣的痛?
最淡的字, 說最最濃的情……
最淺的話, 表最真的心。
~伍思凱唱片文案

啞 ~ 林燕妮 <紫上行>

沒有讓人或者事令自己思念,
不再有夢想卻間中有狂想,
不介意得到什麼和失去什麼,
也不可能激動或者發怒……
這樣的日子有如一條被洗擦了所有聲音卻不錄上新的聲音的錄音帶,
你習慣性地把錄音機繼續開,
眼看聲帶轉, 可是卻沒有聲音。
這是啞的日子。

也許快樂不能算是人生目標,
說自己只追求快樂的人也許比說自己在飄蕩的人更加沒有依歸。
眼淚只是眼睛被風吹進沙子時才下的,
親熱是明知道自己不會愛那個人的時候才表現的,
動情感的書信是開玩笑的時候才寫的,
努力是為自己其實不在乎的東西而付出的,
對人的好感是一視同仁的,
笑容是大贈送的, 加上免費卻無意的感情的……
這些是心啞的日子。

然而這些是快樂的日子, 出奇地滿足與安寧。
不過, 那是毫無興奮的快樂,
於是我知道快樂原來有不同的幾種:
例如有奔騰的快樂, 也有一種叫啞的快樂。
啞, 但是回聲在肚子裡轟轟地響,
忘了原來的話語, 卻是感到回聲,
耳內隆隆萬千個低音的銅鐘亂搖,
嘴巴卻傳不出聲音來。
不明白為什麼要思想交流,
只知道突地有了無限的耐性,
聽任何人說任何長度和任何內容的話。
沒有加入發表意見而居然覺得那已經是全面的交談;
說了再見卻把人家當作仍在眼前一般不記不掛,
連夢裡也是一樣, 也許潛意識也啞了。

是啞, 但是不能說不愉快。

* 一個真正的朋友, 並不事事都可以替你解決, 也不是擁有一切問題的答案。 不, 一個真正的朋友, 在沒有答案或解決方去的時候, 也不會捨你而去, 卻緊靠你身旁, 始終對你忠誠。

* 深植在我們內堛澈H念是, 被愛這回事是要賺回來的, 愛不是白白得來的。這樣的結果是一種影響我們生活的心態, 好像我們作為人類的價值, 全憑別人怎樣看我們。 我們讓別人決定我們是誰: 若別人認為我們良善, 我們便想自己是善良的; 若別人覺得我們聰明, 我們便認為自己是聰明的; 若別人認為我們虔誠的, 我們自己也是這樣想。另一方面, 若我們被藐視, 我們立即想我們一定是可鄙的; 若我們被取笑, 我們便立即想自己必定是可笑的; 若我們被忽視, 我們很快便總結出自己是不值得受注意的。 故此我們將我們是誰這個最切身的問題, 也交付給身邊眾說紛紜的意見。如此, 我們實在是把靈魂賣給了世界。 我們在自己家堣]不是主人了, 我們的朋友和敵人決定我們是誰。 我們也成為他們或好或壞的意見的玩物。愛不單成為情感交易, 也變得暴力性。 當孤獨、 自卑感成為人們渴求被愛的主要來源, 這渴求很容易會帶來暴力。然而悲慘的是, 我們人類並不能解除彼此的孤寂和自卑。

* 祂要求我們對愛有「信心」毫無保留地相信你是被愛的, 以致你可放下一切獲取愛的錯誤方法。信靠祂, 我們的仇敵是那些拒絕將愛給我們, 令我們生活困苦的人, 我們自然地會恨他們, 也只愛那些愛我們的人。神沒有這樣分辨人。祂愛所有人, 好與壞的都同樣無條件地愛他們。

* 當我們不再針鋒相對而互相寬恕; 不再互相詛咒面是彼此祝福, 不再加深別人痛楚而是彼此包紮傷口; 不再令對方氣餒而是互相激勵; 不再使人絕望而是彼此帶來希望; 不再彼此煩擾而是互相擁抱; 不再冷漠相對而是互相歡迎; 不再互相批評而是彼此道謝; 不再互相抵毀而是互相稱許。簡言之, 每當我們選擇彼此相愛而不是相爭, 我們便顯出神無條件的愛, 我們便減少暴力, 誕生一個新的群體。


在耶路撒冷朋友家中看到的故事一則:
有一隻鳥, 因為要過冬, 所以應往南飛。但他太懶, 待到天氣已轉冷, 他才開始飛, 結果在半途翅膀便結冰, 不能再飛。當他以為他會死時, 有一隻牛在他身上拉了一坨大便, 結果很臭, 但因為大便的溫暖將他翅膀上的冰溶了。 正當他很高興地啾啾的叫, 有一隻青蛙聽到他的叫聲, 便來黏他的大便, 將他從大便堆中撥開, 結果他便可以離開那坨大便, 但卻被青蛙吃下肚子.

喻意:

1) 不是每一個拉大便在你身上的人便是你的敵人;
2) 不是每一個幫你從大便堆中救出來的人便是你的朋友;
3) 當你在大便堆中很溫暖, 洋洋自喜的時候, 請閉上你的嘴巴。